嘉兴贝尔代孕网
嘉兴代生孩子微信群 主页 > 嘉兴代生孩子微信群 >
非法代孕:潜伏在地下的婴儿制造流水线
来源:http://www.jiaoan122.com  日期:2019-11-26
  ”您想早日拥有属于自己的宝宝吗?您想享受儿女承欢膝下的天伦之乐吗?选择我们,就是选择美满家庭!“这是一家代孕中介在网上打出的宣传语。
  近几年来随着不孕不育人群的日益增长,这种以盈利为目的的非法代孕公司悄然兴起,尽管代孕在很多人的潜意识里是一个并不光彩的行业,但代孕公司依旧将生意做得风生水起。
  而代孕这个词,正在从“子宫出租”“婴儿交易”等极具贬义色彩的形容词中解脱出来,以新闻报纸,电视节目,以及网络报道的方式呈现在公众的日常生活面前。
  但在这个神秘的产业链背后,依然有很多让人好奇的地方。
  代孕中介是如何运转的?代孕母亲都是从哪里来的?做代孕的都是什么样的人?
[align=center][attach]206069[/attach][/align]
  [b]生个孩子,至少要15万[/b]
  记者在网上随便输入“代孕”一词,仅一眨眼的功夫, 就出现了2760万个相关搜索结果。
  在搜索结果的前十页,除了少数有关代孕的新闻报道,大多数是代孕中介的网站。这些公司大多集中在北京、上海、武汉、广州、深圳等一二线城市,一些公司甚至还用煽动性的语言极力宣扬“有孩子家庭才会幸福”“血脉延续不可少,传宗接代不能断”,向人们暗示,只要肯花钱就能当上父母。
  记者点开了排在靠前位置,一家名为AA69的代孕中介。它在网站简介里自称从2004年就已成立,是国内最早从事代孕服务的机构之一,迄今为止已经帮助数以万计的不孕不育家庭接生了10000多名婴儿。AA69创始人吕进峰,还先后接受过37家海内外媒体的采访,因此被业界称誉为“中国代孕之父”。
  记者以不孕不育的名义,与AA69在线客服展开了交谈。
  记者:“代孕套餐有哪几种?”
  客服:“从15万到125万不等,具体费用要根据客户自身的身体条件、对第三方的综合条件要求、以及付款周期的时间长短来决定。”
  记者:“代孕协议有法律效力吗?”
  客服:“由于目前的社会环境,代孕还不受法律保护,代孕合同只是一个君子协定。”
  记者:“如果你们拿钱跑路了怎么办?”
  客服:“客户和吕进峰签合同的时候,双方都要提供各自的身份证明,并且会建立一个联名账户。吕进峰的个人信息在网上是公开透明,如果客户有需求可随时来实地考察参观。”
[align=center][attach]206070[/attach][/align]
  [b]代孕母亲从哪里来?[/b]
  在记者留下一个联系方式没多久,一个自称是AA69深圳地区负责人的罗先生打来电话。
  面对记者对代孕母亲的好奇,罗先生表示,代孕母亲大多来自贵州云南等偏远山区的已婚妇女,大多有生过一到三个孩子的经验。
  大部分人由于家里条件比较差,很早就辍学去深圳和东莞打工,在工厂干过流水线,在写字楼当作保洁阿姨,和朋友合伙开小店卖衣服,都没有赚到什么钱,直到走进了代孕这个行业。
  罗先生告诉记者,前期筛选代孕母亲是一个复杂的过程,不仅要从身体健康和心理健康各方面来检查,还要通过各种方法了解她过去有没有从事过不良职业。
  在被确定成为代孕母亲后,她们会住进公司租住的小区养胎,一日三餐和生活起居都有专门的阿姨照顾,日常的饮食也是按照孕妇的标准去搭配。
  有些要求比较高的客户,还会提出要代孕母亲每天做胎教,上午听音乐,下午学英语,晚上至少要散步一给小时等要求。
  从代孕到生孩子,整整十个月下来,一个代孕母亲大概能拿到20万左右的报酬。
  “如果代孕母亲生了孩子,最后不愿意给怎么办?”记者问道。
  “在我们这,从来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,代孕母亲都是熟人之间互相介绍,也都清楚自己来这的目的主要是为了赚钱,并且她们自己都有好几个孩子,自己的孩子都养不过来呢,还要这个孩子干嘛呢?“罗经理说。
[align=center][attach]206071[/attach][/align]
  [b]做代孕的都是哪些人?[/b]
  代孕,从字面上理解,就是自己什么都不做,让别人替自己承受怀胎十个月的辛苦,最终一朝分娩当爸妈。
  事实并非人们想的那么简单,罗经理向记者表示,前来代孕的不孕不育人群里,大多数并不是什么有钱人,他们卖房卖车就是为了想拥有自己的孩子。
  而由于卵巢早衰,输卵管堵塞,宫腔粘连,子宫肌瘤,心脏病,羊癫疯,无子宫,染色体缺失等几十种常见或罕见疾病,没有办法自己提供卵子或者身体条件无法孕育生命,严重的则会一尸两命,只能走上代孕这条路。
  他们来自全国各地,还有来自日本,美国,澳洲,加拿大等地的华人。他们的职业也遍布各个阶层,有明星,有老师,有生意人,有公务员,有白领....等。
[align=center][attach]206072[/attach][/align]
  [b]代孕的两难处境[/b]
  根据中国人口协会2012年公布的《中国不孕不育现状调研报告》显示,目前全国平均每8对育龄夫妇中,就有1对面临生育问题,不孕不育率达到12.5%至15%,接近发达国家的15%-20%,治疗失败的约占66%。
  在强大的市场需求下,2015年12月27日,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《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修正案》,草案中“禁止以任何形式实施代孕”的条款被删除。
  自从代孕出现以来,人们对代孕的争论,从来就没有停止过。
[align=center][attach]206073[/attach][/align]
  原中国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马力表示,在代孕过程中,精子和卵子还有子宫当成商品出租,违背了道德伦理,扰乱了社会伦理秩序。
  著名学者费孝通认为,自古以来,生育与婚姻“不可分”,生育过程始终与婚姻关系相伴随。在传统文化中,存在着性生活、家庭生活与生育三位一体的传统模式。代孕的产生,无疑打破了这种传统,并且带来一系列伦理道德和法律上的挑战。
  吉林大学哲学社会学院教授林兵介绍,道德相对于法律来讲只是一个相对较弱的约束,单纯借用母体的代孕就必须借用代孕技术,从这个意义上讲,此事与道德的关系不大。
  学者陶短房撰文指出的,代孕牵扯太广,需要平衡方方面面的关系和利益,绝不仅仅是禁止和解禁的问题。“禁止”可能禁而不止,“规范”也可能规而不范。

[hr]

标签: